千:陕西子长蓄水坝溃塌事故

文章来源:批改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3日 23:12  阅读:8621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的爸爸是一个非常勇敢,宽容别人的人,在我心中,他是一位无名英雄。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,爸爸带我们表兄妹几个去黄河边玩。天气很热,我们几个就去游泳,我们玩了会儿,爸爸让我们一起去喝水,本来我们打算上岸,不知道怎么了哥哥就滑到了深水区,我试想去帮助他,可没想到我也滑了进去,当时我心想:怎么办,我不能就这样死了,为什么我游不动呢?可没想到,爸爸一下跳入水中,一只手把我的哥哥捞了上来,一只手把我捞了上来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姐姐,妹妹,爸爸在我身边,我一下抱住爸爸说:我还以为在也见不到你呢,爸爸,而爸爸没有出声,只是拍了拍我,我突然发现爸爸的裤子全部都湿透了,手机也进水了,我想:该不会是爸爸救我们弄湿的吧。我低下了头,看到哥哥醒来了,就给爸爸说,但我看见爸爸一直在弄他的手机和衣服,所以我又低下了头一直没出声。这一路我一直在想:为什么要去玩,如果不去玩就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了,都怨我,都怨我。快到家了,爸爸对我说:别埋怨自己了,事情已经发生了,在埋怨自己有什么呢,又体脱阻止不了。爸爸的声音非常的温柔,好像身脱虚了一样。爸爸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…………

任性是孩子的天性,而我却任性,每想起那天的事情,我便会下定决心,从此,我不再任性。随着长大,我要让任性附之东流,让任性从我的字典里消失,让我的人生不再有任性。母亲是永远爱我的,但任性是不能永远的,母亲是不能再因为我的任性而受伤,所以,从此我不再任性。

就拿去年春节来说吧,有的酒店推出了团年宴。名字很好听,如招财进宝,岁岁平安等,但价格却特别昂贵。一桌要一千八百八十八元,更贵的要三千元甚至三千元以上。可就是有一些虚荣心强的人,为了让别人知道他很富有,就大摆宴席。这样一来,自己的钱花出去了,但客人没吃多少菜,多数都被浪费掉了。

可是,这样的场面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不停的重复下去......哇,怎么办?我们怎么都成了一个又一个脏兮兮的小胖子了?原来的健康、帅气都去哪里了?我们的梦想呢?我们又该怎么生活下去呢?

我家祖祖辈辈还有亲戚朋友也都是养蚕的,除了我爸爸,他不养蚕宝宝了,跑到绍兴专门卖丝绸去了。美丽的丝绸都是蚕宝宝嘴里吐出的丝,一船一船的蚕茧从我们村口的运河出发,送到附近的丝厂,最大的丝厂当然在河的尽头——上海。

这件事过去两年多了,那位好心的叔叔慈祥的笑容,真挚的面孔,常常在我梦中出现。可是,我每天都看到许多来来往往的三轮车夫,却再也没有看到那一张我想念的面孔。

我的身体在不断地向下坠,惊恐使我不知所措。我该怎么办?乞求妈妈的原谅吗?不管怎么样,妈妈一定会救我的!我大声地叫:妈妈——妈妈——!可是不管我怎么奋力地呼喊,都没有人应答。妈妈,你在哪儿啊?你真的不要我了吗?远远地,我望见了地面。我知道,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,毫无疑问,我会摔得粉身碎骨。仓皇中,我试着张开翅膀。一阵旋风把我重又卷上了蔚蓝的天空。隐隐地,我仿佛看到了那温馨的巢。不会的,这一定是梦境,妈妈已经狠心地把我踹下来了,怎么会?莫非我来到了天堂?不,耳边一阵阵狂风的嘶吼声告诉我,我还活着!巢在我眼中清晰又模糊,我仿佛看到了那兴奋而又充满着渴望的眼神。




(责任编辑:詹迎天)